.浅江流

我墙头怎么这么多呢【【【。

【双花】误会引发的惨案

♡ 乐乐生日快乐!!!!!永远喜欢你!!!

♡校园趴,是生贺文

༺♔༻【高亮】本人文笔幼稚,ooc,慎入。



1.
张佳乐最近不高兴。
很不高兴。
非常地不高兴。
究其原因,也容易理解:刚开学不久,自个儿在排行榜上的老大地位忽然被一个无名小辈给取代了,哪能高兴啊!
砸吧着小弟买来的冰棍儿,张佳乐发着牢骚:“哎,你们说这人怎么就那么讨厌啊,这初来乍到就不懂得收敛收敛嘛!非得拿个第一,这让前任老大多不爽对不对?”
小弟甲和小弟乙面面相觑。
“……那……乐哥,要不咱们找几个兄弟去费他一只手,让他知道咱乐哥的厉害?”
小弟甲小心翼翼地提出跟随历任老大后由经验得出的解决方法。
“啧啧啧,这你们就不懂了,要有点竞争才好嘛,这破学校,难得有一个学得好的。”
张佳乐说着摇了摇手指,从课桌上跳了下来,留给小弟们一个潇洒的背影和一句让小弟们泪流满面的话:“别找他麻烦,下次期中我考回来,让他知道知道乐哥的厉害!”
小弟们风中凌乱,许久才回过神来。
这乐哥,可真是与众不同啊!
2.
孙哲平最近不怎么自在。
换位思考,你要是天天下课一抬头就看到门口站着几个大老爷们死盯着你瞅,自己去哪跟到哪,偶尔还对自己指指点点的,能不疯吗?
重点是,被盯那个也是个大老爷们!
我靠!
孙哲平那是欲哭无泪:转学就是为了躲避是非的,这咋转了学也有是非呢?这是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啊。
孙哲平苦逼之余,也开始留心起盯着自己的人:一个长头发扎着小辫子,一个大个子,一个小矮子。不过这阵容也不是铁打不变的,孙哲平留心观察后就发现了:那个小辫子是不变的,其余的人每天不一样。
看来老大就是小辫子了。
孙哲平判断地很快,随即开始思考起对方的动机:总不可能来观摩学习的。要么是自己得罪了他,但是自己最近也很低调,除了考了第一外,应该没有得罪过别的人。而且原本那第一叫张佳乐,一听就是个文静的女生。那么……就是小辫子喜欢自己。
!!!
孙哲平被自己的想法惊到了,连忙拍拍脑袋提醒自己冷静。
奈何越拍脑袋他就觉得那想法越有道理。
到最后,孙哲平同志下了决心:明天找那个小辫子摊牌,说明两个人不合适!

……所以说,误会就是两个人作出来的啊。

3.
打定了主意的孙哲平雷厉风行,第二天就行动了:下课后,直接走出教室门,杵在小辫子他们面前说道:“哥们儿,咱俩聊聊呗?”
说着挑了挑眉。
小辫子都懵了。
你试过观察对手时人家发现了还走上来说聊聊的吗?没有吧!
不过他那人晃来晃去反应也很快:“那行,午休时间饭堂见啊!”
孙哲平点了点头,随后又想起什么:“哦,对了,你下节课能不过来吗?”
“……你发现了啊……”
小辫子一脸尴尬。
孙哲平点了点头,有些无语。
几个人就这么僵持着。
“……那好吧,午休饭堂不见不散!”
眼瞅着快上课了,下节课还是那个最能唠叨的语文老师的课,小辫子一咬牙打破沉默,随即带领小弟们冲回教师。
可怜的小弟们茫茫然地来,茫茫然地走,还是没能搞懂老大的心思。
孙哲平在后头乐呵呵地看着那几人跑远,忽然注意到那条晃来晃去的小辫子。
好像揪一下。
这个想法刚浮出水面就被孙哲平死命按回去了。
开玩笑!揪的人爽了,被揪的那个人可就不太好了,这对于孙哲平来说可算是个血的教训。小时候不懂事揪了人家小姑娘辫子一下,结果被人家直接掀桌。
自此孙哲平看到别人的辫子虽然很想揪,但不怎么敢下手了。
当然,长大了懂事了也知道那样非常不礼貌。

4.
中午,孙哲平如约而至。
饭堂里人山人海啊,孙哲平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小辫子。
小辫子居然只是自己一个人来吃饭?
孙哲平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不过还是端着饭盘坐到了小辫子的对面。
小辫子抬头看了一眼,然后继续吃饭。
倒是孙哲平有点反应不过来,这种时候难道不是放下碗筷大家和平谈判吗?这算是咋回事?
又等了一会儿,孙哲平坐不住了,先发制人:
“小……这位同学,我觉得我们不适合。”
“咳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对面直接呛到了。
“你、你说啥?咱俩不合适?这学习有啥不合适的?”
小辫子一脸懵逼。
孙哲平也懵了:“不是,你不是喜欢我吗?”
“哪门子的事儿啊!”
小辫子一脸不可置信。
两人面面相觑,最后一齐大笑起来。
孙哲平颇有些尴尬地作拱手状:“兄弟,真是不好意思啊!误会你了!”
小辫子倒也爽快地朝孙哲平也是一拱手:“哲平兄言重了!”
俩人这就算是和好了。
5.
化解误会后,两人都是放开了聊天,惊喜地发现彼此似乎挺合拍。
到最后,两人在午睡铃响时依依不舍【划掉】告别。
临走前,孙哲平忽然想起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:“哎哥们儿,你叫什么?”
对面的小辫子一脸震惊:“孙哲平你还不知道?!”
孙哲平不太好意思地点点头。
小辫子翻了翻白眼:“张佳乐!”
然后就见孙哲平一脸惊讶:“你就是上次第二的那个?居然不是女的?”
“……靠!”
张佳乐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声,转身离去。
孙哲平在后头乐不可支地看着他,又看着那条跟着主人一起恼羞成怒般活跃地晃着的小辫子。
之前这误会可大发了!
孙哲平想着,一边把追上去揪辫子的想法按下去。
6.
孙哲平自此和张佳乐算是建了交了,俩人一起去饭堂,一起上课,一起去图书馆自习。
对此,老师们那叫一个欣慰啊:这全级第一和全级第二友好相处,共同探讨学问,其乐融融,对自己也有好处,要向他们学习!
于是乎他们就成了老师成天挂在嘴边的榜样了。
对此,张佳乐的小弟们是心情复杂。
虽然当时张佳乐就说过,他不是那么混的人,要跟他就自愿的。但谁也没想过会是这样三好学生啊?!现在倒好,小弟们天天苦逼着脸跟着老大去图书馆……睡觉。没法,哪怕舍命跟老大,他们也实在不是学习的料子,一看书就困。
然后一些真·过来自习的学生就找不到位子了——十几号人趴那睡着呢!然后他们就忍,一忍再忍,忍无可忍,然后就告老师了,老师又转告张佳乐。张佳乐过意不去,就让小弟们不用跟着了。
皆大欢喜啊。
至此,张佳乐彻底出名了,连带着孙哲平也是。
7.
不久,就到了惯例的运动会了。
各班班主任都是使劲拉人报名,尤其是那些男子1000米女子800米的项目,奈何大家都想偷懒,任你班主任再辛苦,也比不过烈日当空下跑步啊。班主任也无奈,只能尽力争取了,不行就拉倒。
最终确认名额的那天下午,孙哲平和张佳乐照例聚在一起,讨论的也是这个话题:“大孙,你报了什么没有?”
“1000米。”
“哟呵,厉害呀!你不是说打死不上嘛,怎么忽然就报了?还是最辛苦的那个?”
不提还好,一想起这个孙哲平就不爽:“我又不是自愿的好嘛,那班长说我体格健壮,又指了指我们班其他男的,说都瘦得跟小鸡崽似的,问我不上谁上,反正就软硬兼施,一直缠着我,我就只能答应了呗。”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张佳乐在一旁笑得停不下来,直到看到孙哲平黑得不能再黑的脸色:“咳……哥们别伤心,兄弟陪你!”
“你?”
孙哲平狐疑地上下打量着张佳乐那小身板,又想起了他们班那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。
“……我报了100米。”
果不其然,张佳乐又补充说明了一句。
孙哲平想了想:
“那也行。张佳乐同志,明天开始咱俩放学就一起去为体育节做准备吧!”
张佳乐本想反抗,看到孙哲平威胁的眼神后就变成了:“好、好啊。”
“行嘞!下午田径场不见不散啊!”
孙哲平说着拍在张佳乐肩膀上,疼得张佳乐一龇牙。
张佳乐在心里吐槽着孙大老板的强买强卖,因而没有注意到孙哲平眼中满满的笑意。
当然,他自己心里的高兴也被忽视了。
8.
放学后,孙哲平等在田径场边上,琢磨着都放学20分钟了为什么还没有见着张佳乐。
“该不会是跑了吧?”
心里吐槽着,孙哲平开始做热身运动。没做几个就看到远处跑来的张佳乐,乐了:“哟,乐爷,你总算是来啦?还记得小的吗?”
“记得记得,忘了谁也不能忘记孙大爷您啊。”
张佳乐没好气地说着,然后也开始热身。
虽说他只是跑100米短跑,奈何孙大爷跑的是1000,于是在孙大爷的威逼利诱下,张佳乐每天也得跟着跑2000米锻炼。这不先热身可不行。
“开始吧!”
随着孙哲平一声令下,俩人开跑。
一开始张佳乐还跟孙哲平并驾齐驱,到后面就被落下了,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,越来越远……
到终点时,孙哲平已经甩下张佳乐挺长一段距离了。
张佳乐气喘吁吁,愤愤地指着一脸戏谑看着他的孙哲平,却暂时说不出话来。
隔了好一会儿,张佳乐才觉得神智回笼了:“孙哲平你是人吗?!……哈……哈……甩……甩下我这么多……”
孙哲平一脸严肃:“张佳乐同志,说明你的身体素质不太行啊!”
“……滚咧!老子好歹也是我们班数一数二的,咋到了你这……哈……就差那么多?!”
孙哲平噗嗤一声乐了:“嘿,我以前可是学校冠军啊。”
“……靠!”
张佳乐无言以对,只能愤愤地骂了一句。
“别急啊乐乐,多练练你就能追上我了。”
孙哲平笑着伸出手。
“……滚滚滚!乐爷迟早甩你八百米!”
张佳乐瞪着那只手一会儿,然后伸出自己的手拍了一下。
孙哲平笑着抓住那只手。
张佳乐抽了几次没抽出来,才发现孙哲平的力气其实很大。
9.
之后的几个星期,孙哲平和张佳乐都会在放学后去跑个2000米,虽然张佳乐并不怎么愿意,但每次都鬼使神差地就去了。
这样持续到运动会的前一天,孙大爷突然良心发现,说是明天就比赛了今天就不练那么狠了,张佳乐一开始很开心,琢磨着感觉不对了:“哎不对,一开始我就不想来的,明明是你强迫我的,现在减量我为什么要高兴啊?!”孙哲平见他总算回过味来了,憋不住狂笑起来。
“靠!”
张佳乐气得一拳打在孙哲平肩上,气呼呼地加快脚步,努力忽视身后的笑声。
孙哲平又笑了一会儿,总算停了下来,笑看着张佳乐的背影,又注意到了那条和主人的心情一样晃来晃去的小辫子,上去揪一下的想法又冒头了,连带着心跳也有那么一点加快了。
靠!
孙哲平再次被自己吓了一跳,罪魁祸首很巧就是同一个人。
“他把你当兄弟啊孙哲平同志,你这禽兽。”
暗骂一声,孙哲平甩了甩头,把杂念甩开,加快步伐追上了张佳乐。
10.
跑完步后的两个人大汗淋漓地躺倒在草地上,一时不想动,就望着夕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
他们聊了很久,聊了朋友,聊了家庭,张佳乐才知道孙哲平真的是个未来总裁。
他们也不可避免地聊到了未来:“大孙,你将来打算干嘛?继承你爸的公司啊?”
“哈,谁要继承老头子的公司啊!”
孙哲平满是不屑地说。
“那你要干嘛?”
张佳乐扭过头,看着孙哲平的侧脸。
“我啊……我要自己创业,研发智能软件,所以我现在得努力拼,才能让老头子看得起我啊!”
孙哲平说着,勾起嘴角自信地笑着。
从张佳乐那个角度看,夕阳落在孙哲平眼中,灿若星辰。
这下午的太阳还是挺热的,脸上都烫了。
张佳乐想着。
11.
开幕式一如既往地无聊,无非是各班进场,表演,领导讲话,完毕。即使今年有个新奇一点的节目,下午排练时也被张佳乐和孙哲平看光了。
于是张佳乐就理所当然【划掉】跑到孙哲平他们班了。
孙哲平站在最后,无意中一瞥就看到了溜过来的张佳乐:“哟,你们班主任没逮住你?”
张佳乐“切”了一声:“他可顾不上我!大刘前两天刚刚和隔壁班的打过一架,今天老班可要把他看好!”
孙哲平笑了笑,没有接话,就见张佳乐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,瞄了一眼又放回去,又从别的口袋拿出一颗糖,又放了回去。
孙哲平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张佳乐如此几个来回,才最终决定好哪一颗,然后递给了自己:“喏,大孙,尝尝这个。”
孙哲平接过,感觉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:“张佳乐,你带了这么多糖?”
张佳乐嘿嘿一笑又拿出一颗,随手拆开糖纸就塞进嘴里,然后才接话:“看表演嘛,不能吃瓜就吃糖呗。”
然后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给你那个是我最喜欢的啊,你可要好好品尝!”
孙哲平点点头。
两人再无话,都在专心看那个已经看过多遍的表演。
才怪。
张佳乐控制不住眼睛往孙哲平脸上瞟。瞟一眼又做贼似的马上收回来,慢慢回味着。越想越觉得好看,张佳乐连忙一咬舌尖利用疼痛逼迫自己回神。
孙哲平其实也不淡定。
他真的像张佳乐说的那样慢慢品味着那颗糖。挺好吃的,酸酸甜甜。孙哲平想,然后琢磨着在哪买点回来吃。
显然他忘记了那只是颗普通的,街上随处可见的糖而已。

12.
张佳乐的项目是紧接着开幕式进行的,不过先高一,再到他们高二。十几个班,每个班三选手,还是男女轮着来,不急。张佳乐便一边热身一边和孙哲平胡吹海聊,借以打发无聊的等待时间。就是可怜高一那些学弟学妹们,几乎每一批都被闲着的俩人吐槽,旁边那个裁判老师气得脸都黑了。
千盼万盼,裁判老师终于把张佳乐给盼上场了。
不过评委老师的噩梦并未如愿地结束——张佳乐的小弟们给他们老大加油来了。
“乐哥乐哥你最帅!乐哥乐哥,天下第一!”×n。
评委老师都快哭了。
一旁的孙哲平听着这羞耻爆棚的口号,嘴角抽了抽,此时他真的很想装作不认识张佳乐。
不过他也逃不了。
小弟甲一眼就看到了他:“哟,平哥,你也来给乐哥加油?”
“……嗯。”
孙哲平颇有些生无可恋地点点头。
跑道两旁的人都被如此声势浩大的鼓励给惊动,一个个都围在跑道两边看着小弟团们在笑。倒是有认识张佳乐的也一起喊。
孙哲平原本绷着脸,没一会儿也乐出声了。
这大概就是张佳乐的魅力吧,普普通通一人,还有点文艺青年的忧郁气质,但很好相处,挺会照顾人的。这样的人一开始也许不怎么突出,实际相处久了就会很得人心。自身吸引,无关其他。
就像那些小弟,最初跟着他也许不服,久而久之就变成现在这样了——真心地佩服这个老大,即便他或许是史上最不靠谱的老大。
13.
张佳乐对于这种情况倒是喜闻乐见,眉开眼笑地朝兄弟们挥了挥手,然后才做好准备动作。
这时候,场边已经慢慢安静下来了。孙哲平瞅着远处裁判在做最后检查,就趁机冲张佳乐叫了一声:“乐爷,拿个第一回来啊!”
张佳乐没有料到孙哲平这时候还出声,怔了一下,扬起一个笑脸:“孙爷,小的得令!”
这时候,发令枪响——“嘭!”
套用一句作文里常常出现的话讲,张佳乐他们就是——如一支支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——当然这是夸张。
总而言之,张佳乐夹在箭中间慢慢超过了所有人,直到终点——他是小组第一。
终点的兄弟们和跑过去汇合的打气的人欢呼起来,直到被裁判驱赶才灰头土脸地走到跑道边,以免挡住下一组的选手。
孙哲平在起点处远远看着他们,跟着笑了笑就继续看比赛——下一组有他们班的人。也得亏上一组他们班的人没和张佳乐分到一组,不然孙哲平肯定得让班主任唠叨了。
几组箭飞过后,有人拍了拍孙哲平——是得胜归来的乐爷。
孙哲平笑了笑,没说话,张佳乐也没有,两人就这么沉默着看比赛,直到某一组里赫然出现了一个熟面孔——小弟甲,张佳乐远远挥了挥手喊了几句加油。
孙哲平看着那个小弟甲,耳边忽然传来张佳乐的声音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成为他们老大吗?”
“嗯?”
孙哲平看向身边的张佳乐,摇了摇头。
“嘿嘿,”张佳乐像是想起什么,笑了两声,才开始叙述:“其实也没多久,就是暑假那会儿,有个人带着他们来我爷爷的店里砸场子,我气不过,就跟他们老大约定打一架,我赢了他们就不能再来。没想到我赢了,还挺轻松,他们就很佩服我,整天跟着我。知道开学重新分班我才知道他们大部分是我们学校的,只是以前没见过而已。巧的是,重新分班后居然还有几个和我同班。就这样啦。”
“这样啊……”
孙哲平略有些无语,心下感慨这真是缘分。
一旁的张佳乐心里有点点紧张,他一直担心孙哲平看到兄弟们会不会认为自己是那种混得没边的人。
大概人总喜欢在在意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好的一面。
14.
100米的决赛在下午,就和1000米紧挨着,所以学校也不允许学生同时报这两个项目。
最能体现时间之紧的一件事,就是差那么零点几秒就被追上的100米冠军张佳乐同学还没来得及分享完自己的紧张之情,那边厢广播已经在催1000米的集合了——虽然不会立即轮到孙哲平,但还是得提前去报道。
张佳乐郁闷死了,又不能阻挠,只好黑着脸送孙哲平去报道,谁想孙大爷还不领情地揉揉自己脑袋,让自己先去占个好位置看比赛。
不过……
还是期待一下这家伙的表现吧。
15.
这么久以来的训练是有效的。
当孙哲平甩第二名十米有多冲过重点线时,张佳乐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个念头。
那一刻,全场都沸腾起来了:第二名那可是上一年的冠军啊,也是有名的体育王子,今天居然被一个转学生给超越了这么多?!
有些激动点的女生已经开始尖叫起来了,不巧,张佳乐身边就有那么一个。
为了避免耳朵继续受害,张佳乐离开了田径场。
这一刻是属于孙哲平的,任何人都不应该与他共享,就如张佳乐不久前一样。
16.
孙哲平冲过终点线时就被人扶住了。身边不少人都是吵吵嚷嚷的,孙哲平本来就不怎么清醒的脑子更混乱了。他努力在人群中寻找着,却始终没能找到那个人。
过了好几分钟他才反应过来——张佳乐已经不在了。
抽了抽嘴角,孙哲平有些无奈地笑了笑,大概猜到了张佳乐这样做的原因。想着想着,思维就忍不住跑偏了……
一个想法忍不住浮现出来,只是孙哲平这一次纵容了它的冒头。
17.
“滴滴”
消息提示成功让张佳乐从作业中抽身。打开一看,上面只有短短两句话:
“孙大爷:张佳乐同志我再次认真想了想,我觉得我们其实挺适合的。”
嘴角控制不住上扬,张佳乐飞快输入了他的回复——“张佳乐(小辫子):真巧,我也这么想。”

叶神二十岁生快!你的荣耀永不散场!